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治療新希望: 權威期刊的整合分析療法

2021-12-20
重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治療新希望:權威期刊的整合分析療法
重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治療新希望:權威期刊的整合分析療法

作者:唐子俊院長 博士 / 台灣臨床TMS 腦刺激學會理事 / 台灣心理治療學會理事

最近重大的社會事件頻傳,超過 1 個月以上仍然出現許多的過度警覺, 逃避相關的刺激,重複的出現創傷的畫面無法關閉,甚至產生強烈的罪惡感, 失去了繼續活下去的意義, 就要注意是否罹患了重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。

超過一半以上的個案會逐漸進展成為嚴重的憂鬱症狀, 最不利的因素就是個案越來越退縮, 功能下降,不願意接受治療,避開人群和外界的環境。

部分個案會接受藥物和心理治療, 如果藥物的效果不盡理想, 個案又不願意重複回想相關的世界來減敏感, 於是有新的治療方式出現。

非侵入性的大腦刺激術NIBS, 對於創傷的治療有相當好的效果。 其中著名的治療如TMS大腦刺激術,2019年權威的美國精神醫學雜誌發表了重要的研究,針對高危險群的退伍軍人重大創傷個案PTSD, 提出了有效的腦刺激治療方式,相關的研究大量投入了這個重要的領域。

時至今日,難以處理的PTSD,已經有相當多的研究, 來證明其有效性。

採用神經影像學研究的研究發現,大腦興奮性的改變, 無法關閉威脅的刺激訊號,是導致 PTSD 的主要病理生理因素。

杏仁核和背側前扣帶回ACC皮質的過度活躍,這些區域促進人類的恐懼反應,在創傷的個案出現持續的異常。

抑制強烈情緒的大腦區域(腹內側和背外側前額葉皮層VMPFC 和 DLPFC)活性減退,讓大腦失去了調控極度焦慮的能力。

研究發現,右半球在壓力調節異常的主導與PTSD相關。

國際重量級期刊 translational psychiatry 針對PTSD 相關的研究進行整合分析, 結果發現PTSD 個案在大腦幾個網絡切換中間出現持續的障礙, 和不同的創傷症狀有關。

這幾個系統包括了:默認模式網絡 (DMN)、顯著網絡 (SN) 和中央執行網絡 (CEN), 個案無法讓大腦回到待機的休息狀態,

一直卡在挑起威脅的作戰系統, 不斷的搜尋創傷相關威脅刺激。 大腦的顯著網絡過度強勢和DMN失去平衡。

杏仁核和海馬之間的過度連接,以及杏仁核和內側前額葉皮層VMPFC之間的連接減少,被證明與記憶入侵和創傷事件的重新體驗有關。

右前額葉皮層和腦島insula的過度激活,以及神經過度敏感與過度覺醒有關。

研究發現, 調節右邊的大腦前額葉更為重要。右側刺激與主要PTSD 症狀改善有關,而左側刺激可以改善情緒,但僅能中等程度改善核心創傷症狀。

結論

最近社會事件頻傳, 如果超過3個月以上創傷症狀仍然沒有消退, 很容易變成慢性化以及憂鬱的症狀。 如果個案繼續沒有治療,

產生的相關後遺症包過了腦功能下降, 心肌梗塞的機會增加, 身體可能處在慢性發炎的狀態,

長期大腦收集跟創傷有關的威脅而無法關閉。 有些個案會採取更劇烈的方式例如傷害自己,

用更大的疼痛來打斷這些創傷的畫面和劇烈的感受, 因此陷入惡性的循環, 如果持續的退縮而不願意接觸外界環境和不接受治療, 長期的功能損害更加嚴重。

重量級期刊所提到的快速有效治療方式, 不論是單獨治療或者是合併藥物和心理治療, 已經有相當多的研究顯示其療效, 對於長期受創傷所苦的個案, 或者想要盡快地走出創傷,好好將人生的不愉快記憶翻頁,可以參考這些重要的治療的研究結果。


參考文獻:

  1. Non-invasive brain stimulation for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: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-analysis(2020)Translational psychiatry:10(1)168-
  2. Theta-Burst Transcranial Magnetic Stimulation for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(2019)Am J Psychiatry 1;176(11):939-948

作者介紹:

唐子俊 醫師

唐子俊診所 醫師,在醫學中心近20年經驗,對於心理治療、TMS治療、腦科學和藥物研究都相當有實務經驗。整合生物心理及社會治療, 對於學校、青少年個案、自我傷害的議題經驗豐富。

唐子俊醫師治療筆記分享